任“索伦共和国”最高领导的达斡尔族人
2006-12-27 19:04:11
  • 0
  • 1
  • 47

任“索伦共和国”最高领导的达斡尔族人

——达斡尔族英才福明泰人生经历

福明泰,又名宝音达赉,化名布音迭力格尔(博彦格日勒),是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创始人之一。1925年他29岁,在该党“一大”,被推选为中央执委常委,1927年该党“特别会议”改组中央,仍为中央执委常委。1928年7月9日,他与郭道甫共同领导了震惊中外的“呼伦贝尔暴动”,19291115日,福明泰在海拉尔宣布成立“索伦共和国”。

福明泰,中国二十世纪二十年代风云人物,然而他又是被历史研究者忽视的人物。也许是我太孤陋寡闻的原因,他的家庭出身、身世、业绩等,未见有专门介绍和研究。本文根据点滴相关资料,粗线条勾勒出福明泰人生经历并简单加以分析、评价。

福明泰,达斡尔族人,达斡尔族敖拉哈拉(姓氏),呼伦贝尔索伦左翼正白旗莫和尔图屯人,据日本历史学者野津彰介绍,“……实权(指呼伦贝尔政府)掌握在左厅长成德手中,成德是内蒙古青年革命党委员福明泰的父亲,有名的亲苏派……”(见野津彰《内蒙古赤化运动的变迁》,原载《内蒙古近代史译丛》第一辑,本文转自《达斡尔族研究》第三辑122页),阿·恩克巴图、额尔很巴雅尔先生在所著《镇国公成德略传》中写道:“成德生于1875年,家名龙木,系达斡尔族敖拉哈拉,呼伦贝尔索伦左翼正白旗莫和尔图屯人,即额尔登太之父,郭道甫之舅……”,在《我们所了解的郭道甫》中提及福明泰,明确说明成德与福明泰是叔侄关系(见《达斡尔族研究》第三辑153页、161页),可见野津彰先生误将成德当成了福明泰的父亲。野津彰先生接下来说的“因此,青年革命党在该地区活动最为有利,而且可以灵活地进行”,却十分正确。

当时呼伦贝尔实际上是半“独立王国”。 最高行政长官副都统达斡尔人贵福,大度、洒脱,放心放权于左厅长成德公爵,成德公爵文武双全,思想激进,为外甥郭道甫、侄儿福明泰开展革命运动和自治运动,创造了最好的条件。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,所以呼伦贝尔才成为内蒙古民主革命的策源地,郭道甫成为内蒙古民主革命领袖人物,福明泰成为历史风云人物。

福明泰于1896年出生,1912年毕业于海拉尔高级小学后,回乡从事牧业。此后至1920年的经历,历史记载矛盾。《中国达斡尔人物·郭道甫》中载“1918年,……郭道甫任校长,福明泰任副校长……”,我所见的回忆录、史料皆断定如此,并都肯定他于19181919年同郭道甫回莫和尔图屯办小学,实际上这种历史记载是完全错误的。这段经历,《中国达斡尔人物·福明泰》的记载是唯一准确的,“1916年入黑龙江省一中,1919年……赴北京参加”五·四”运动。1920年在呼伦贝尔蒙旗中学任教……”。他毕业回来后,与比他大二岁的表哥郭道甫关心莫和尔图屯小学,聘请布里亚特共和国女教师索妮娅,在海拉尔组织“呼伦贝尔青年学生会”。 福明泰1920年后的经历大体清楚,各种史料基本准确。

1922年,福明泰通过郭道甫与他主办的民族商业企业——蒙旗合作社,联系蒙古国领导层,并联络苏联,求得对内蒙古民主革命的支持,同时秘密组织、接应“呼伦贝尔青年学生会”五十多人赴蒙、苏留学或从事革命活动。192378月,他参加了蒙古国蒙古人民革命党第二次代表大会,192489月参加了蒙古国蒙古人民革命党第三次代表大会,1925923101参加了蒙古国蒙古人民革命党第四次代表大会后回国,于1013,参加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,被推为中央执委会常委。其后,主要负责“内蒙古特别民军”武器装备转运工作。19278月参加“内人党”特别会议,任中央执委会常委。此后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与白永伦、白海风共同主持“内人党”中央日常工作。19287月,与郭道甫一起领导了“呼伦贝尔暴动”, 郭道甫任军事委员会主席,福明泰任“呼伦贝尔平民军”司令。暴动失利,福明泰反对与张学良谈判议和,郭道甫通电下野,只身去沈阳与张学良谈判,落实议和条件,福明泰则率主战派再返蒙古国。19299月,福明泰到内蒙古会见“内人党”委员长孟和乌力吉,秘密召开会议。同年1115日率军开入海拉尔,建“索伦共和国”,19301月失败。同年,受共产国际指派,回国对甘肃、宁夏及内蒙古阿拉善旗的情况,进行了秘密调查。1932年,受共产国际派遣,到莫斯科东方大学任教。19371025,被克格勃逮捕,严刑逼供。1938310,苏联最高法院军事法庭,以“日本特务罪”判处死刑。1990329,苏联最高法院全体会议决议撤消原判,予以彻底平反,恢复名誉。

对福明泰人生经历的简要分析和评价:

一、福明泰1920年起从事组织革命骨干力量活动(组织“呼伦贝尔青年学生会”),是内蒙古民主革命的先驱者之一。

二、福明泰是内蒙古人民革命党的创始人之一。没有确切的史料证明福明泰参与该党的发起,但他19231925101日前,主要在蒙古国,并连续参加三届蒙古人民革命党代表大会,该党“四代会”于 1925101日结束,而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于19251013日在张家口召开,蒙古人民革命党主席、国家总理丹巴多尔吉亲自出席大会,从时间推算,福明泰应是陪同丹巴多尔吉一道来的。蒙古人民革命党全力支持组建内蒙古人民革命党,仅1925年资金援助就占该党总收入的七分之二。福明泰与该党、共产国际联系甚密,对建立“内人党”应是起了很大的作用,他出色的外交能力,对“内人党”的发展壮大,发挥了巨大的作用。福明泰当选七人之一的中央执委常委,不可能靠与郭道甫的关系或民族宗派势力(固然达斡尔族代表占全体代表的十分之一以上)。“内人党”成立后,立即组建了“内蒙古特别民军”, 福明泰负责最重要的武器装备国外转运国内、国内之间的转运工作。

三、福明泰是最早以组织革命武装力量,争取现代内蒙古民族解放的领导人之一。他与郭道甫一起领导的“呼伦贝尔暴动”,对整个内蒙古民族解放运动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。

四、坚持“武装斗争,夺权政权”。 福明泰从小佩服郭道甫,青年时起一心跟随郭道甫,以至于历来研究者,只有论到郭道甫时,才涉及福明泰,忽视福明泰个人的才华、作用。其实,福明泰是郭道甫最得力的“副帅”。福明泰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人,充分体现了达斡尔人最朴素的人格魅力,同时又是一个九死不悔的人,最彻底体现达斡尔人的本质特征。“呼伦贝尔暴动”,敌强我弱,郭道甫看透形势,福明泰宁死决战,两人分道扬镳。郭道甫从“呼伦贝尔暴动”中,完全明白了苏联分裂中国的目的,转向只靠蒙古及相关民族自身,进行艰苦卓绝的武装斗争,为了唤醒各民族大众,明知不为而为之。而福明泰轻信共产国际、苏共,幻想通过苏联的支持,争取建立民族自治政府。他筹建“索伦共和国”,其实是苏联罪恶的临时威慑手段,福明泰也是心知肚明的,但为蒙古及相关民族的解放,他找不到出路,不得不这样做,同时希望不断得到或多或少的苏方支持。悲剧命运,他知道必然降临,时世造英雄,为后来者探路,失败英雄敢于羞愧面对江东父老!

“索伦共和国”,近八十年来,人人回避,到底怕个啥!

事情是这样的:1929年“中东路事件”后期,1125,东北军溃退,1124晚,苏红军占领海拉尔,地方政府逃离,福明泰率领在蒙古国的“呼伦贝尔青年党”成员,集结成二千余人的军队,于次日4时随后进驻海拉尔,宣布成立蒙古族自治政府“索伦共和国”,组成政府委员会,委员会共七人,福明泰任主任委员,内蒙古四人(含福明泰)、苏联二人,蒙古一人。政府设政务部、外交部、军事部、财政部。1222中苏签订《伯力草约》,193013日,苏联撤军,自治政府自动取消。

稍加分析,可以得出以下结论:

1、“索伦共和国”,体现了内蒙古蒙古及相关民族多年组成自治政府的愿望。

2、内蒙古蒙古及相关民族决不是一心想脱离祖国,而是生存底线受到了致命的威胁,求生、求发展是民族的生命本能。

3、国民政府一意推行大汉族主义,少数民族前景暗淡。

4、中国共产党一直支持中国各民族独立。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》十四条:“中华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治权,一直承认到各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,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。蒙古、回、苗、黎、高丽人等,凡是居住在中国的地域的,他们有完全自决权;加入或脱离中国苏维埃联邦,或建立自己的自治区域。……”该宪法虽于19341月通过,但却是之前的中国共产党一贯原则。

5、“中东路事件”, 中国共产党一再发表宣言,号召中国大众“武装保卫苏联”, “索伦共和国”的建立,符合中国共产党的愿望(“索伦共和国”又称“海拉尔苏维埃共和国”、 “海拉尔蒙古共和国”)。

6、“中东路事件”爆发后,福明泰会见“内人党”委员长孟和乌力吉,秘密召开会议,“索伦共和国”的建立应是“内人党”左派所为。

7、“索伦共和国”的昙花一现,从根本上说明了苏联明面支持、暗地里坚决扼杀内蒙古自治运动。苏联通过分裂蒙古族,进而实现分裂中国的阴险用心,并且步步达到了罪恶目的。福明泰是时代的牺牲品。

五、福明泰1932年被夺去了领导职务,共产国际派遣他到莫斯科东方大学任教,是将他“软禁”在苏联,以免他回国,影响苏日、满之间的“互不侵犯”、“尊重领土完整”一己之利。 1938年利用“清肃”,将他杀害。

以往和当今世界的有良心、良知的人,必先将本出身民族和相关民族的生死存亡的权利放在首位。推己及人,试问:一个人生命的根,被残酷地摧残,仁人志士,能不以死相拼吗?让我们中国成员族之间的恩怨永远过去,关怀每个民族的生存状况,热心帮助他们发展,团结成一个举世无双的伟大中华民族,昂首世界!

福明泰,您为蒙古及相关民族的解放事业,贡献了智慧、勇气、力量,“力拔山兮,气盖世”,英雄失败不垂首。您的后代,永远敬仰您悲壮的人生!

孟铁勇20061227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